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关注 > 军事 >

调戏小妹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8-04-25
导读: 我跟嫂子表白了。我叹了口气,垂头丧气的说。 被拒绝了?马文说。 你怎么知道?我一愣。 你妹,这还用知道,要是嫂子接受你了,现在你不得有日天的劲儿啊! 我竟无言以对。 还是马文了解我。 随即,我就跟马文粗略的倾诉了一遍。 他听后,喝着扎啤说,刘夏,
我跟嫂子表白了。”我叹了口气,垂头丧气的说。

“被拒绝了?”马文说。

“你怎么知道?”我一愣。

“你妹,这还用知道,要是嫂子接受你了,现在你不得有日天的劲儿啊!”

“……”我竟无言以对。

还是马文了解我。

随即,我就跟马文粗略的倾诉了一遍。

他听后,喝着扎啤说,“刘夏,我也不怕你揍我了,我跟你说,就咱嫂子那逆来顺受的脾气,你就直接把事办了,事后咱嫂子不乐意也得乐意了。”

还逆来顺受呢,逆来顺受能韩玉成的脸捏成猪肝色?

逆来顺受能在关键时刻打我一巴掌?

那叫外柔内刚。

叹了口气,我也没怪马文,“对别人行,对嫂子我是真干不出来那事儿。”

“哎,理解……”

马文知道我为什么退役,也叹了口气,然后从裤兜里拿出一个银色的喷雾瓶,笑嘻嘻的看着我,“知道这是什么吗?”

看他那一脸贱样,我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但还是问了问,“什么?”

马文一副做贼的样子靠近我耳朵,悄悄说,“增进感情用的,味道清香,网上正规店买的,女人闻了保证主动,今天晚上我还对我媳妇儿用了呢,平时被干踏实的一般都是我,但一用这玩意,十分钟把我媳妇干趴下了,而且还特配合。”

马文喝得有点大了,脸通红,一瞪眼,就口无遮拦了。

我跟他一起喝酒,有的时候真嫌丢人,但是想了想,还是把喷雾拿了过来,点了一根烟说,“行,听你的,不过不能给我嫂子用,这几天得赶紧找个女人,用这玩意也算是添加点情趣,部队三年差点没憋死我!”

“嘿嘿,就知道你这货不会吊死在一棵树上。”

恰在马文傻笑的这时,邻桌突然传来几个男人调戏小妹的声音,“坐下,坐下嘛,陪哥哥喝一杯,哎哟,妹妹你这身子真不错啊,上面又弹又软,内裤还是哈喽kitty的啊,我摸摸,嫩不嫩……”

“大哥,别……别这样,她是我们老板的亲戚。”

等我和马文把目光转过去的时候,一个端盘子的小伙儿已经过来了,一脸怯懦的乞求着邻桌这几个光着膀子,身上有纹身的家伙。

嘭!

紧紧搂着小妹的那男人看了一眼那端盘子的小伙儿,抄过一个酒瓶子就砸了过去,瞪着眼就破口大骂,“尼玛,再不滚,老子先废了你!”

小伙儿吓的脸色一变,赶紧撤回了店里。

被男人紧紧搂在怀里的小妹也吓了一哆嗦,不敢太挣扎了,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她的短裤已经被扒到了膝盖处。

见这情形,我看了马文一眼,沉着脸说,“正有气没地方撒呢!干不干?”同时,我默默把裤兜里的铁丝拿了出来。

马文不动声色的也拿过一只盛扎啤的大玻璃杯,狞笑着说,“这两年过得那叫一个清汤寡水,手痒痒的要命,正好开开荤!”

“救,救我……你们谁能帮帮我……”

长相标致,气质清纯的服务小妹害怕极了,她看着在座的食客们,哭着求救。

可是,在座的食客们一见邻桌这几个小流氓都一副二愣子脸,年纪轻轻都不知道轻重的架势,都不敢出面帮忙。

我和马文看到这一幕,脸色都冷了下来。

尤其看到服务小妹那求救时的表情,我更是立刻想到了嫂子当年那无助的一幕,于是胸中的怒火更加抑制不住了。

而且,因为喝了酒的缘故,我也是不管不顾,没把这几个小流氓放在眼里,抻开铁丝就走了过去,不等在座的人和他们反应过来,我就把铁丝勒在了小妹旁边的这个男人的脖子上,然后整个身子向后猛地一退,一把将他拖到了地上,“敢在这里调戏小姑娘!还他/妈有没有王法了!”

那服务小妹也挺的机灵,我这一动手,马上就哭着跑回店里去了。

与此同时,马文也动手了,一下把大玻璃杯砸在了另一个还没反应过来的男人脸上,同时一个飞脚,又把旁边的那男人踹倒在地,然后拿起这张桌上的一只酒瓶子就盖在了那个倒地男人的脑袋上,动作轻车熟路,也不哼声,就跟咬人的狗不吠似的。

倒是我,因为被嫂子拒绝,心里都是气,一边玩命勒着眼前这货,一边黑着脸大声嚷嚷,“谁他/妈敢动!我弄死他!!!”

邻桌一共四个人,除了我身前被勒得翻白眼这货,两人已经被马文干翻了,剩下的一人并没有抄起酒瓶子开干,而是看到我们这么利索的身手,直接认怂了,见到马文拿着酒瓶子杀向他,就如丧家之犬一样往马路上跑。

被马文一脚踹飞,脑袋挨了一个酒瓶子的这男人倒是反应快,立马爬起来抄过旁边的白椅子就要干,可是他也被我的行为吓住了,看到我身前这家伙的脑袋都被勒紫了,一时间也不敢轻举妄动。

至于那个被大玻璃杯砸花脸的男人,正捂着脸在地上嗷嗷叫呢,估计鼻梁被砸断了。

嘭!

这时,马文把酒瓶子砸向了那个吓跑的男人,但是没砸中,砸在了马路上,发出一阵酒瓶子爆炸的声音。

“怂逼!”

马文骂了一声,然后一脸桀骜的走了回来。

“靠!”

拿着白椅子的男人也憋屈的骂了一声,死死的盯着我说,“刘夏,你别冲动啊,我这兄弟喝多了才调戏小妹的,你别真把人勒死了!”

我有些意外,没想到这个拿着白椅子的人还认得我,眯着眼就问他,“你谁啊?”
责任编辑:admin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网友评论:

在“\templets\demo\comments.htm”原来的内容全部删除,插入第三方评论代码,如果不需要评论功能,删除comments.html里面的内容即可
推荐使用友言、多说、畅言(需备案后使用)等社会化评论插件

Copyright © cnminsu.com 赢咖娱乐平台 版权所有
本站所有资讯来源于网络 如有侵权请联系QQ:88885 技术支持赢咖娱乐 网站地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