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科技 > 业内 >

月朦胧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8-04-23
导读: 先生,你要来几瓶?夜流苏也没想到,穿得破破烂烂的楚扬,竟然会来到这种消费比较高的场合,而且还无巧不巧的指明要喝趵突泉。先是稍微愣了一下,但接着就笑靥如花的客气着问他话了。一副咱们以前从没有见过面的样子。 夜流苏看到楚扬来这儿消费感到意外吧?
“先生,你要来几瓶?”夜流苏也没想到,穿得破破烂烂的楚扬,竟然会来到这种消费比较高的场合,而且还无巧不巧的指明要喝趵突泉。先是稍微愣了一下,但接着就笑靥如花的客气着问他话了。一副‘咱们以前从没有见过面的样子’。

  夜流苏看到楚扬来这儿消费感到意外吧?其实楚某人也没想到,在这儿会遇见福临门老板他娘、而且,现在她还一本正经装作不认识自己的模样。不过,既然她这样做,那就说明不想让别人知道她就是某大宾馆的老板的娘。

  就算福临门的生意再不怎么好,可你竟然混到来酒吧当啤酒妹度日的份上,唉,看来也够寒碜的了。楚扬心里这样想着,一丝‘我见你这样,感觉你好犹怜’的表情就出现在了脸上,一时间都忘记回答夜流苏的话了。

  “先生,请问是不是你点的趵突泉啤酒?”夜流苏看楚扬怔怔的望着自己不说话,尤其是眼里还带着让自己心里蓦然一跳的同情,忍不住的躲开他目光,再次问了他一句。

  “啊,是我、我点的,呵呵,先来三瓶吧,咳,”先是用低低的咳嗽掩饰自己的失礼,楚扬再看了看周围并没有人注意到这儿,于是,他就耸了耸肩膀小声问:“呵呵,真巧了啊,没想到在这儿都能遇见你。怪不得小风骚说你晚上出来工作呢,一开始我还不信,以为你是那种晚上出来……”

  “是干那种出来卖的工作吧?”不等楚扬说完,夜流苏就冷冷的打断他的话。既然没有人注意到这边,那她也没必要把笑脸送给他了,尤其是他还这样说自己。把脸上的笑容收回去后,她就用低低的快速语气说:“不过,我就算是个出来卖的,好像这也没和你多大关系吧?用得着你来操心么?你住我的店,你买我的酒,只要我不坑你,你管我干什么……哦,请问这位先生,您要几瓶啤酒呀?”

  本来被夜流苏拿话噎的不知道说什么的楚扬,忽然听到她话锋一转,连忙向旁边一看,才发现一个西装男人正走过来。当即就明白,这个人很可能是这个酒吧管事的,要不然夜流苏说话不会这样顾忌他。看着她和自己彬彬有礼的样子,老楚童心大发,忽然喊住那个将要擦着他们身子走过去的男人:“喂,这位先生,请问你是这家酒吧的管事人吗?我有点事情想和你反应一下。”

  “呵呵,我是月朦胧的老板,姓唐,有什么疑问您尽管说。”唐老板虽然对一身民工模样的人也来自己酒吧消费而感到奇怪,但本着来者就是上帝的经营理论,他还是站住脚步,客客气气的答复楚扬。

  和气生财嘛,不管你穿成什么样,只要来花钱消费就成,反正民工的钱也能花是不?

  他喊老板干嘛?难道这个家伙要告发我对他态度不好?哼,他这是诚心想使我失业啊。看到楚扬喊住唐老板后,这个念头一下子就浮上了夜流苏的脑中。但守着老板,她根本不方便警告他,所以只好悄悄的抬起脚,放在楚扬的脚面上,然后狠狠的踩啊踩的,想用这种方法来警告他:你千万别做小人。

  虽然脚上的鞋子不值钱,任由别人怎么踩都不要紧,但脚丫子却是自己的,被一个人用力这样踩是很疼的,再加上楚扬向来就不是喜欢吃女人亏的那种人,所以在夜流苏使劲踩他脚的时候,他脸上虽然不动声色的,可左手却从桌子下面伸过去,扭住她踩着自己脚的那根大腿,一点也没少用力的使劲拧起来,脸上仍然带着阳光般的笑容:“唐老板,你这个地方的趵突泉啤酒很好喝呀,而且服务生的态度也委实不错,明天晚上我一定多叫一些朋友来月朦胧,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打折呢?”

  “那是那是,本店一向是以品质和服务来吸引顾客的。至于打折嘛,呵呵,这些好商量啊,好商量。”听到客人的不吝褒奖,任何老板都会忽略客人是不是民工身份的,唐老板也是这样。先是笑眯眯的解释了几句,然后才在夜流苏被扭得受不了、刚想暴走的时候,指了一下别处:“这位先生,你先慢用,我去那边看看,有什么不明白的事,直接问欢欢好了……欢欢,你一定得招呼好客人哦。”

  一个还没有被男人碰过的女孩子,接近最神秘的大腿根被一个陌生男人扭,那是一种除了疼还很难为情的感觉。更让夜流苏感到害怕的是,随着楚某人手上劲道的加大,她的大腿不但更疼了,而且还有一种奇异的,酥酥的快x感升起。这也让她踩着楚扬脚背的脚上,慢慢的没了力气。

  既然人家踩着自己脚的劲不大了,楚扬也不好意思再加把劲了,也慢慢收回了力气。不过,为了预防她再突然加力,所以他却没有松开手,只是用拇指和食指轻轻捏着她大腿上的嫩肉,来回的搓了几下。

  楚扬这个无意中的动作,让夜流苏好想好想瘫坐在地上,更想伸手掐住他的咽喉,然后猛一用力,喀嚓……可又不能守着老板这样做,所以只好紧咬着牙关来抵抗那股莫名其妙的快感,用那带着两池春水的眼睛,恶狠狠的瞪着他

  “欢欢,我的话你听到了没有?”唐老板见夜流苏并没有回答自己的话,就不高兴的看了她一眼。当看到她的脸通红后,这才用关心的口气:“咦,你的脸怎么这么红?不会是发烧了吧?”

  “啊!”正在用全身力气来抵抗快感的夜流苏,被唐老板的话给惊醒,连忙垂下头:“谢谢你老板,我没事的,就是感觉有、有些热。”

  “嗯,没事就好。别忘了招待好客人。”唐老板点点头,又对楚扬说了几句你以后常来的客气话,这才转身离开。

  “好的好的,唐老板,我一定会好好招呼客人的,”望着唐老板的背影,夜流苏说到后来时的话,已经是从牙缝里冒出来的了:“楚先生,你也听到了吧?我们老板让我好好招呼你呢,我决定了,不但在这儿也好好的招呼你,就是回到福临门,也肯定会好好好好招呼你的。”

  夜流苏最后这句话,一下子提醒了楚某人还在人家旅馆住着的现实,这让清醒过来的他,赶忙松开手陪着笑的说:“欢欢小姐,瞧你说的,在这儿好好招呼我还是可以的,但回到福临门嘛,还是按照我们的合约来做吧。你也许不知道,我这个人向来就不是喜欢贪小便宜吃小亏的人,所以呢,回去后该怎么着还是怎么着吧……最起码,今晚我没有回去吃饭,也是给你省了五块钱的饭吧?”

  “哼,那是你到点不回去吃饭,怪得谁来?要几瓶啤酒?三瓶啊,好。”偷偷伸手在自己大腿根使劲揉了几下后,夜流苏才冷笑一声,也不再和他多说什么,直接拎起三瓶趵突泉啤酒放在楚扬面前的桌子上:“三瓶酒十八块,你可以拿钱了。”

  “我记得这种酒最多也就是两块五一瓶吧?”楚扬听李寻欢报出每瓶四块钱的价位后,不由得眉头一皱:“报复人不带这样报复的,难道你不怕我和那个唐老板说你乱要价吗?”

  “去吧去吧,你最好现在就去。哼,一看你这种人就根本没有进过这种场合,”对楚扬的警告,夜流苏丝毫不以为意,拿起啤酒车上的开瓶器很麻利的把酒瓶盖起开:“麻烦你下次来的时候看清楚这是酒吧!你以为酒吧和超市中的价格一样吗?要是一样的话,那酒吧还混什么?凭什么让你坐在这儿喝酒?少罗嗦,酒钱十八块,加上开酒费六块,总共是二十四块。”

  夜流苏说的没错,楚扬以前真的很少进这种酒吧,他进就是进那种星级宾馆。星级宾馆的房间里有的是名牌酒水,他根本用不着考虑过同样的酒为什么在酒吧中就忽然贵了的这种小事。刚才之所以能够一口说出趵突泉啤酒的价格,那得益于最近这些天他回到了普通人的日子。不过,尽管如此,当他听夜流苏还要每瓶加两块钱的开瓶费后,心里还是老大不高兴了:“我又没说让你替我开酒,我自己也可以开酒的。”

  “我知道你自己也可以开酒,但在这儿,就算是你自己开,开酒费还是免不了的。”不知道为什么,夜流苏在看到楚扬掏钱动作就像是割他肉那样的小气动作后,心里莫名其妙的升上了一丝快意。见他一脸肉痛的拿着三张面额十块的递过来后,一把就抢了过来,不等他说找零,就先笑眯眯的说:“哟,谢谢你给的六块钱小费了,这位先生,你先慢用着,我就不打搅了。如果再需要的话,随时喊我就是啦,我就在那边。”

  “我……”妈的,谁说给你小费了?你看大爷我像是给小费的那种人吗?唉,算了,不和这种小女人计较了,就当今晚替她扛了十袋包吧。楚某人张了张嘴,还没有说什么,夜流苏就扭着纤腰的走人了,气的他愣了半晌后,直骂自己刚才干嘛不扭的她更狠一些。不过,想到自己这还是第一次接触女孩子比较隐私的地方,他心里还是怪怪的,忍不住的抬起那只手,凑在鼻子下面嗅了嗅,随即摇头:“也没有闻到传说中的那种处子幽香嘛……哦,对了,她很可能是个娘们了。”

  虽然走出老远,但一直偷偷关注他的夜流苏,在看到他这个猥琐动作后,差点控制不住拎起酒瓶子给他爆头的冲动……

  虽说酒吧的啤酒啥的虽然要比超市贵好几倍,但气氛却是不错的,尤其是边喝酒边看着小舞台上的表演,那种悠然自得的感觉,更是让人觉得来这儿喝酒,无论花多少钱也是物有所值的。

  一口气喝完一瓶后,楚扬擦了擦嘴角,拎起第二瓶的时候,就慢慢的忘了刚才这事,毕竟接下来去做什么才是最重要的。总不能真的每天靠在火车站扛大包吧?如果真要是混到那份上了,别说让那个什么柴某女会看不起自己,就是自己那个梦中情人秦朝,貌似也不可能嫁给一个扛大包的吧?虽然这小伙子很帅。但帅了就可以当饭吃吗?所以,目前最重要的就是要找一个正式工作,然后再卧薪尝胆的干出一番事业,只有那样,才有可能实现迎娶佳人的宏伟理想。

  “妈的,臭婊x子,我看你是不是不打算在这儿干了吧?昂?老唐呢,去把老唐给我喊来,我今天要是不让他把你给轰出月朦胧,大爷我今天就算是你养的!”就在楚扬思索着怎么才能实现自己宏伟理想时,一个很是刺耳的声音打乱了他的思绪,让他不由得皱起眉头,向小舞台前面看去,那个很不符合舞吧气氛的嚣张声音,就是从那边传来的。

  不过,当看到那个被一个看起来长得不错、但偏偏让人觉得挺讨厌男人指着鼻子痛骂的女人是谁后,楚扬感觉是那个爽啊,心里一个劲的大叫痛快:夜流苏啊夜流苏,刚才你对老子的本事去哪儿了?你怎么不和这个男人耍横啊?靠你丫的,弄了半天你也就是敢欺负我这种老实人吧。

  “哟,这不是李娟经理吗?有什么事情可以和我说啊,千万别气坏了你的身子。”本来在别处招呼熟客的唐老板,在看清引起骚乱的那个人是谁后,连忙对几个熟客说了声对不起,就擦着也准备过去看热闹的楚扬身子,急急的走了过去,一把就将脸儿通红的夜流苏拉到了身后,笑容满面的和那个叫李娟的男人说着好话:“呵呵,李娟经理,消消气,啊,消消气。”

  李娟?这男人叫李娟?听到唐老板叫这个长的还不咋地男人李娟后,楚扬觉得这个世界是不是他妈的真想颠覆了啊?本来自己这名字就稍微带着点娘娘腔的了,而且福临门老板他娘更是一个让世上男人想入非非的名字,可都没有这个男人名字响亮:李娟。

  “我说唐老板,我只不过和她开了句玩笑,谁想到这臭婊x子竟然拿啤酒泼我一身。”李娟指着藏在唐老板身后的夜流苏:“唐老板我可告诉你,如果今天你不把她辞了,那我从此就再也不来月朦胧消费了!不但我不来,就连云水集团冀南分部的人也不会来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别看李娟经理是外地人,但他可是月朦胧的大客户,因为居住的地方离着月朦胧酒吧很方便的,消费又不是多么很高,所以他几乎每天晚上都会来这儿喝酒散心的。而唐老板又是那种很会做生意的人,给他印象也不错,故而他那些同事们也习惯了来这家门面不算很大的酒吧消费。如果他要是不来捧场的话,唐老板的损失肯定会很大的。所以,不管是谁对谁错,撵着夜流苏走人是肯定的了。

  云水集团?这名字听着怎么这么耳熟呀。听李娟说出这个集团名字后,楚扬心里一跳,忽地想起,好像柴家那个和自己有婚约关系的女人开的公司也叫云水集团吧。只不过又转念一想,现在有很多集团名字都是重合的,就像是华夏有很多家福临门旅馆那样。所以这个李娟所在的云水集团,未必就是那个女人的云水集团。

  因为存着看好戏的心态,所以楚扬也就没有再往深处想,只是用幸灾乐祸的眼神看着满脸通红的夜流苏,默默叨念着唐老板最好把这女人给开了,替他好好的出口恶气,看她还有没有机会讹自己。

  也许是唐老板听到了楚扬心里的祷告,也许他真的怕失去李娟这个大客户,反正在李娟恶狠狠的指着她鼻子说撵走她时,刚才还一脸温和笑容的唐老板,马上就拉下脸来对紧咬着嘴唇不说话的夜流苏:“欢欢,你现在马上去柜台结账,从此之后就不要再来月朦胧了!”

  “好的。”夜流苏并没有解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只是静静的看了唐老板一眼,又对仍旧余怒未消的李娟说了句对不起,然后转身走向柜台去结账了。不知道为什么,楚扬在看到她看似漫不经心走向柜台的背影时,忽然觉出这妞其实挺可怜的,自己刚才真的不该在心里咒骂她。

  等夜流苏从柜台结账走出月朦胧的门后,唐老板又好言好语的劝了李娟几句,并说他今晚的消费免单后,李娟才露出满意的笑容。不过刚才这事还是影响了他的好心情,匆匆喝了一杯啤酒,就摆摆手的闪人了。

  要不要追上他,替那妞暗地里教训一下这家伙?等李娟走出门后不久,楚扬也喝干了自己的啤酒,摸着下巴考虑了一下,最终觉得,帮助广大妇女扬眉吐气是男儿应尽的责任和义务,理应给这种败坏男人形象的家伙一个小小的惩罚。

  心里打定主意后,楚扬也不急着回福临门去了,就那么远远的跟在李娟身后,准备等他走到一个不被人注意的地方给他一板砖。

  当然了,在拍他一板砖前,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还是很有必要的。毕竟大家都是炎黄子孙嘛,只要他肯拿出个三百两百的来破财免灾、再信誓旦旦的保证痛改前非,楚扬还是非常乐意拯救这种堕落人士的。
责任编辑:admin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网友评论:

在“\templets\demo\comments.htm”原来的内容全部删除,插入第三方评论代码,如果不需要评论功能,删除comments.html里面的内容即可
推荐使用友言、多说、畅言(需备案后使用)等社会化评论插件

Copyright © cnminsu.com 赢咖娱乐平台 版权所有
本站所有资讯来源于网络 如有侵权请联系QQ:88885 技术支持赢咖娱乐 网站地图
Top